2019年1月31日 星期四

[FGOx不只是歐美漫畫] 第二十二彈:斯巴達克斯

各位朋友大家好,抱歉本次的FGO與歐美娛樂作品介紹,又是低星角,可能無法作為一個合格的祭品文,這次要跟大家談的,是人稱微笑男孩的斯巴達克斯!

他總是笑,笑得你心裡發寒!

雖然星數超低,又是男的,還是個大隻佬肌肉男,想來不受大眾喜愛也是好正常的.但我卻對這個角色頗有好感...畢竟在這個狂戰士越來越容易跟周遭溝通的時代裡,還能堅持狂化到底,就算能講話也無法正常溝通的狂戰士,簡直就是狂戰士的楷模啊!

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

《少數派農場》第一彈:你所不知道的水行俠的十個不冷不熱的小知識


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
 
小編A:「又到了要想明天的MEME的時候了……」
小編B:「你們振作一點好嗎!?我們這個站原本的目標不是以介紹美漫為主的專業知識站嗎?怎麼搞成現在這樣一天到晚只想著抽FGO和找MEME!你們多久沒有寫一篇認真的美漫介紹文了?這樣跟寫農場文有什麼不一樣?」
小編C:「你覺得寫農場文很簡單嘛!不然你來寫寫看啊!」
小編B:「寫就寫!」
 
所以說,以下是《少數派農場第一彈:你所不知道的水行俠的十個不冷不熱的小知識》
 
 
一、阿瓜……水行俠(Aquaman)在1941年於《More Fun Comics #73》初登場時,並沒有亞瑟.庫瑞(Arthur Curry)這個本名,也沒有亞特蘭提斯血統的設定。當時的設定是水行俠的母親早死,父親是「某個著名的海洋探險家兼科學家」,發現了亞特蘭提斯遺跡後將其知識教給兒子,使兒子擁有了種種與海洋有關的「超能力」。當時水行俠還曾短暫在陸地上有過祕密身分,使用了「水人先生」(Mr. Waterman)這個假名,還學克拉克戴了一副眼鏡。


出自《Adventure Comics v1 #120》

2018年12月3日 星期一

少述派MEME介紹專欄文章總集(第四十一至第四十八週)


第四十一週(09/17/2018):「上啊!地球超人!」
 


 
《Captain Planet and the Planeteers》是一部90年代的美國動畫,在台灣最初由華視播放時譯為《地球先鋒隊》,後由卡通頻道播出時則翻為《地球超人》。作品基礎設定是大地女神蓋亞再也無法人類對自然環境的破壞,於是從五大洲各選了一名年輕人,賜予他們能夠操縱地、火、風、水、心五種力量的戒指,雖然每枚戒指的能力有限,但若五人把力量聯合起來,就能召喚出能夠飛天遁地、力大無窮、所向無敵的Captain Planet(地球超人/地球先鋒隊長)!
 
這個結合了超級英雄、五人戰隊、環保教育以及賣玩具要素的題材,電影片商自然是不會沒看見的,自1996年起就不斷有電影化的計畫……當然,就跟很多不知道該說是不幸還是幸運的老動畫一樣,一直在發展階段,一直連個影子都沒生出來。目前本作的電影改編權屬於派拉蒙以及李奧納多狄卡皮歐的亞壁古道(Appian Way)製片公司,不久前擔任編劇之一的葛倫鮑威爾(Glen Powell)告訴媒體,他正在寫的《Captain Planet》會是走顛覆性和趣味風格的,接近黑色諷刺,他說:「對一個藍色皮膚加上綠色鯔魚頭(mullet)的超級英雄,你不可能用正經的方式詮釋他。」
 
Glen Powell會強調這點,可能一方面是因為現在流行的超級英雄電影主題多比較「正經」,一方面則是因為過去未成的Captain Planet電影企劃,似乎多是打算走「黑暗嚴肅」的風格;然而,照葛倫鮑威爾這個說法,他現在正在寫的地球超人……跟現在小編心目中地球超人的形象沒什麼差別啊!(摀臉)

 




嚴格來說,原本的《Captain Planet and the Planeteers》動畫用認真的角度去看,就有著不少槽點,例如做為主打的環保觀念其實有不少錯誤偏頗和非現實之處,更不要提身為一部「環保卡通」卻同時在廣告大量塑膠玩具……;除去作品本身,在進入網路時代後,Captain Planet的形象也早就因為各種惡搞圖片影片而實在說不上正經了……
 
舉兩個知名的地球超人相關MEME為例,最有名的可能是《唐奇鐸是地球超人》(Don Cheadle is Captain Planet)惡搞短片系列。




這系列裡由唐奇鐸飾演的地球超人動不動就把「不環保的人」變成植物或野生動物,形象比薩諾斯還邪惡恐怖!另外一個在美國網路上流行的地球超人MEME,則是指出持有神戒的五名年輕主角,跟90年代另一部兒童教育動畫《魔法校車》(The Magic School Bus)裡的小學生主角們外型、人種和性別相似度高達八成!原來《魔法校車》是《地球超人》的前傳啊!(?)
 



少述派MEME介紹專欄文章總集(第三十三至第四十週)


第三十三週(07/23/2018):「水行俠」(Aquaman)

由溫子仁導演執導的水行俠(Aquaman)電影預告,已在今年美國聖地牙哥動漫展釋出到各媒體介面。從預告中,觀眾可以看到溫導演如何刻畫這位以海洋跟海底世界為主要活動舞台的超級英雄,他怎麼因為處於兩個世界的父母偶遇而誕生、如何從日常的陸上世界進入各方勢力糾葛的亞特蘭提斯海底世界,以及他將要面對的危機與挑戰。在這個值得為水行俠紀念的一刻,小編挑選了網路上常會提到水行俠的MEME成句出來,這個已經在網路上流傳一段時間的句子,就是「水行俠真是遜斃了!(Aquaman sucks!)」。
 
這句話講出來的瞬間,小編就已經感到面臨了生命危險。但縱使在驚濤駭浪、四方海鮮的包圍下,小編還是要鼓起勇氣把本次專欄寫完。最早說出這句話的人恐怕已難以考證,現在在網路上流傳的,多是出自美國影集《生活大爆炸》(Big Bang Theory)第四季第十一集的場景。在這一集中,主角們要參加常光顧的漫畫店舉辦的新年派對扮裝比賽,約好一起扮成正義聯盟的成員。而就在集合的時候,扮成水行俠(Aquaman)的印度人拉傑什(Raj)一登場,脫口而出就是:「水行俠真是遜斃了!(Aquaman sucks!)」




小編原本還打算要找出為什麼他會覺得水行俠很遜的原因,但實在力有未逮,畢竟這種超過十年,多達上百集的長壽影集,實在不是能在短時間內閱覽完畢,而拜了GOOGLE大神,也只能得到他討厭水行俠的果,卻未能找到他討厭水行俠的因。因此,小編只能集合網路上大眾的意見,來推斷為什麼會有人認為水行俠遜斃了的原因。
 
就小編自己調查的結果顯示,大部份覺得水行俠遜斃了的原因,不外乎他會跟魚說話、他有過一些難堪的演出、受到戲仿(parody)創作的影響,以及他的服裝造型。
 
就第一點來說,如果是看過電影《正義聯盟》的觀眾,應該會有印象他怎麼回答布魯斯這個問題。而在小編第一次看到有水行俠出現的動態作品中,也確實有表現出水行俠是以發出聲波的方式,去跟海洋生物溝通。然而,可能是要跟其他人形容他這樣溝通的方式太過領先時代,結果不知何時起,水行俠能跟海洋生物溝通,就變成了他會跟魚說話在流傳,甚至到本家漫畫自己也拿來作梗。
 
小編印象在New52之後的水行俠有一回還強調過,他其實不會跟魚說話,因為魚類的神經系統不夠發達,所以他發出聲波對魚群的影響其實比起溝通交流,更像是直接對魚群下指令。然而問題並不在於設定怎麼變化,或是實際怎麼表現,而是人們印象的問題。一個被人印象當作會跟魚說話的人,很容易會被當作怪人,於是這也可能就是他被人認為遜斃了的原因之一。
關於第二個可能的成因,像是水行俠會騎大海馬,水行俠會騎在長相噁心的奇怪生物上,水行俠沒有什麼值得一提的事蹟,水行俠常被打敗奪權之流,小編認為都是非戰之罪。如果論起對水行俠破壞力的強大,這些漫畫上出現過的畫面,還遠不及其他媒體創作戲仿的問題。
 
像是海綿寶寶(SpongeBob SquarePants),可能有人有印象裡面有個海綿寶寶非常崇拜,但是已經衰老過氣的超級英雄大海俠(Mermaid Man),除了鼻子上的海星跟一些裝飾外,擺明就是致敬水行俠的造型。也不需多看他的故事,光是看外表,可能喜歡水行俠的觀眾或多或少都會感到有些難過,雖然小編也老實承認,我從沒有好好看過大海俠在海綿寶寶中全部出場的集數,有印象看到的內容給我都是有點遺憾的感覺,感嘆一代水行俠有段時間其形象甚至被這戲仿個體給取代。




而要論這種惡搞形象問題,算DC本家動畫延伸的少年悍將GO!(Teen Titans Go!)恐怕還要更加嚴重。雖然在這部製作組可能集體磕了什麼東西的動畫裡,水行俠也只是被惡搞的一員就是了,只要在裡面出場的角色,幾乎無一不遭到跟原始形象扭曲甚多的毒手。而在機械雞(Robot Chicken)中,水行俠也被嘲笑過他不會飛,導致被超人等一干會飛的英雄惡整霸凌,騙他登上隱形飛行,結果一跳摔個四腳朝天。有時候,這些戲仿創作因為戲謔的渲染力太強,甚至會壓過原本的故事,這也可能是造就了水行俠真是遜斃了的主因!
 
但最後,不得不回到原點的造型問題,我們可以看到在生活大爆炸中拉傑什裝扮的水行俠,造型明顯是出自白銀時代,相較下現在DCEU電影系列水行俠的粗獷豪傑造型,則是比較接近九零年代水行俠改頭換面的新造型。



2018年11月23日 星期五

FGOx(不只)歐美漫畫 第二十一彈:《先驅者:洛夫克拉夫特與特斯拉》(Herald: Lovecraft & Tesla)




提起「交流電之父」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如果沒有先想到電動汽車和馬斯克的話)人們馬上會想到他與「發明大王」愛迪獅……不,愛迪生之間的勁敵關係和交流電直流電之戰,以此為主題的惡搞或創作也已經不算少見了;不過,這幾年在一些歷史人物共演的作品中,特斯拉似乎出現了個新的對象……不,我是說,對手,那就是創造出克蘇魯神話的H.P.洛夫克拉夫特(Howard Phillips Lovecraft)。




FGO在「亞種特異點IV 禁忌降臨庭園賽勒姆」一章中出現的NPC調查員倫道夫.卡特(Randolph Carter)。
倫道夫.卡特是洛夫克拉夫特筆下常出現的故事主角,也被推測是洛夫克拉夫特自己在故事中的化身。
FGO的倫道夫.卡特樣貌很明顯也是參照洛夫克拉夫特本尊。

雖有一說克蘇魯神話中的奈亞拉托提普(Nyarlathotep)的形象來自特斯拉,但現實中的特斯拉和洛夫克拉夫特應是無甚交情,雖然兩人的年代有重疊,可是並沒有兩人見過面的歷史紀錄;不過作為空想歷史創作的材料來說,兩人強烈的形象對比卻很有發展空間:科學的理性VS未知的恐懼、光VS闇、人類能夠掌握無限可能性的未來VS人類只不過是在其他強大存在腳邊殘存的螻蟻、理組VS文組……咳咳,總之,這個新CP,不,新組隊很有前途喔,要不要來投資一下呢?


法漫《奈亞拉托提普》改編自洛夫克拉夫特的同名原作短篇小說,
其中一頁奈亞拉托提普以特斯拉的外表出現。

今年初,芬蘭的獨立遊戲製作團隊10tons Ltd.上市了一款叫做《特斯拉VS洛夫克拉夫特》的射擊遊戲,遊戲開頭,特斯拉在不理會洛夫克拉夫特的「不要亂碰人類所無法掌握的力量」警告之後,發現自己的實驗室被怪物們給毀了,器材也被怪物們給偷走了,一怒之下,特斯拉拿起死光槍、套上外骨骼裝甲,在玩家的操縱下一路邊屠殺洛夫克拉夫小說中的怪物們、邊搶回自己的黑科技。這是一款精緻的小品,有三個結局,視玩家達成的條件決定是洛夫克拉夫特的瘋狂會獲勝,還是特斯拉能夠搶回屬於人類的光明未來。




這款遊戲剛上市時,光是「特斯拉和洛夫克拉夫特共演」這個概念就吸引了不少人的興趣。其實,在2015年時,美國的Action Lab Comics漫畫出版社就開始了一個擁有類似點子的連載《先驅:洛夫克拉夫特與特斯拉》(Herald: Lovecraft & Tesla),只不過,這部作品裡的特斯拉和洛夫克拉夫特是合作解謎與抗敵的搭檔關係。


《Herald: Lovecraft & Tesla #1》封面

2018年11月9日 星期五

FGOx(不只)歐美漫畫 第二十彈:《綠字的研究》(A Study in Emerald)

距台服開放「亞種特異點Ⅰ 惡性隔絕魔境 新宿 新宿幻靈事件」已經快超過一個月了,小編覺得現在直接提到「新宿的Archer」的真實身份應該不會被嫌劇透了吧?不過這篇文章同時也會提到尼爾蓋曼的短篇奇幻推理小說《綠字的研究》(A Study in Emerald)的重要劇情,不想被劇透「新宿的Archer」的真名或《綠字的研究》的謎底的人請別往下看喔。




《綠字的研究》是尼爾蓋曼在2003年為朋友們擔任主編的故事合集《貝克街疑雲》(Shadows Over Baker Street)所寫的短篇小說,後來亦有收在尼爾蓋曼自己的短篇小說合集《易碎物》(Fragile Things)裡。在此筆者得對還沒有讀過這篇短篇的人先說一句:這個故事先知道謎底趣味會失掉一半,建議沒看過的人最好還是自己先找來看,不然實在是太可惜了。下面真的要開始劇透了喔,這真的是最後警告了喔!




(以下劇透)


2018年10月24日 星期三

[FGOx歐美漫畫] 第十九彈:《永恆之女王》(The Once and Future Queen)


對亞瑟王故事有興趣的人,一定都知道《永恆之王》(The Once and Future King)這套由特倫斯.韓伯瑞.懷特(T.H.懷特)著作的經典;看多了美漫的讀者,多少都能體會到卡美洛傳說在歐美娛樂作品裡是多麼受歡迎的題材;身為Type-Moon的Fate系列的玩家,對於「亞瑟王是女的」應該是習慣到早已當作常識……即使如此,我們今天還是要來介紹一下這部純以新意來說或許對亞瑟王迷和Fate玩家來說已經見怪不怪、但仍令人期待未來發展的美漫《永恆之女王》(The Once and Future Queen)。



 

《永恆之女王》(The Once and Future Queen)由黑馬漫畫(Dark Horse Comics)出版,編劇為Adam P. Knave和D.J. Kirkbride,作畫為Nick Brokenshire,前兩回於2017年發行,之後共五回收錄於第一本合併本,算是一個新系列的開頭。





正如標題和封面所示,在本作中拔出石中劍的是生於現代的19歲亞裔混血少女Rani Arturus,與父母一起居住在美國波特蘭的她是個西洋棋好手,一次為了比賽而前往英國康瓦爾郡,卻在賽場上因為太在意觀眾席上的一位金髮女孩而落敗,賽後Rani為抒發戰敗的鬱悶而在郊野散心時,來到了一個洞窟,在洞窟中拔出了一把她以為是騙觀光客用的石中劍;拔出劍後,穿著太空人裝的法師梅林出現了,梅林宣告Rani才是石中劍的正主,並且身負統治與保衛人類世界的命運。


梅林:「真正的亞瑟王怎麼可能是男的呢?假的假的。」(非正經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