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31日 星期三

少述派MEME介紹專欄文章總集(第一至第八週)


第一週(12/04/2017):「It's A Trap! 」

「MEME」(模因,又有瀰、瀰因、迷因、文化基因等諸多翻譯)一詞最初來自生物學家理查道金斯(Clinton Richard Dawkins)的著作《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指的是相對於做為生物遺傳單位的基因的「文化的遺傳單位」,任何能從一個人傳給另一個人的無形文化,包括一則知識、一個想法、一段笑話、甚至一句口頭禪,都可以稱為「MEME」。

而在英文圈的網路流行文化中,「MEME」則常常接近於中文裡的「梗」,許多有梗的惡搞改圖也被直接稱為「MEME」,網路上亦有許多方便鄉民使用的「MEME生成器」,通常只要輸入一句話或一張圖便能產生一張「MEME」。

從這個月起,F.E.Ws小編們將每週簡介一則知名的「MEME」,第一個要介紹的,便是星際大戰文化中地位可說僅次於「I Am Your Father!(我是你老爸)」的知名MEME:「It's A Trap!(這是個陷阱!)」

2017年12月31日 星期日

[觀艦時刻] 美國隊長連載695回讀後心得--在蛇隊之後




在年末的這個時間,來談2017年漫威連載的回顧的時候,我們很難不談橫跨兩年,終於在大事件秘密帝國中落幕的九頭蛇隊長之亂。在2016年由Nick Spencer擔當美國隊長編劇的時候,他讓美國隊長成了九頭蛇的信徒,在當時引發了極大的震撼,有許多死忠的粉絲紛紛對於這個發展表示不滿跟抗議。

2017年12月25日 星期一

在大戰超人之前,蝙蝠俠先給了羅賓一巴掌

  身為一個每天上網超過(自行填入)小時的鄉民,你一定多多少少看過這張圖吧?


  不然或許你看過這張?

「嘿蝙蝠俠,你父母要給你什麼聖誕禮……」
「我父母死~~了~~!!」

  又或者各式各樣任鄉民自行填入的台詞。



  根據網路資料,這個梗最初紅起來的時間是在2008年,一位鄉民修改了原來漫畫中的台詞、並將圖鏡像反轉,做成了上面那張羅賓詢問蝙蝠俠聖誕禮物的惡搞圖,從那時開始,這張惡搞圖已經有了無數的改版,可憐羅賓也不知道被蝙蝠俠甩了多少次巴掌……

  不過,你知道原本這張圖是出自什麼地方、背景是怎樣的劇情、蝙蝠俠又是因為什麼原因而打羅賓的嗎?

  一切,都要從出版於1965年的《World's Finest Comics #153》說起。

《World's Finest Comics #153》封面
「你落入我的陷阱了,超人!復仇……多甜美的滋味!」
「喔!我的死對頭蝙蝠俠又逃出來了!他用氪石蝙蝠飛鏢擊倒我過!」

2017年12月3日 星期日

劇本考據 - 《星際異攻隊2》刪減內容整理

趁機偷渡一下《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預告的截圖。
隨著《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Thor: Ragnarok)與《正義聯盟》(Justice League)相繼上映,今年的超級英雄電影也總算是告一段落了。在這陣容豐富、整體水準也相當優秀的一年裡,《星際異攻隊2》(Guardians of the Galaxy Vol.2)始終是是我心中難以超越的第一。

雖然時隔數月,本片的熱潮已逐漸退去,但令人高興的是,身兼導演與編劇的詹姆斯˙岡恩(James Gunn)至今仍不時會在社群網站上分享各種有趣的幕後花絮,兩週前甚至直接公開了本片的劇本完稿檔案供粉絲們下載。身為本系列作品的愛好者,自然不能放過這個將劇本與電影正片進行比較的機會。

扣除掉一些非常細微的字詞差異,以下將按照剪輯順序列出本片劇本與電影正片之間的主要區別,以及一些值得注意的細節描寫。為了便於對照,文中列出的對白會盡量維持該段脈絡,因此也會包含一些正片裡有保留的內容,有興趣的朋友們不妨跟著播放影碟交互對照。

2017年11月30日 星期四

浩克宇宙之旅始末


相信各位關注漫威超級英雄系列電影的同好們,無論是不是已經進戲院支持雷神索爾三,都應該已經從預告中或是各大網路媒體中得知,在復仇者二結尾中,悄悄離去的浩克,如今已上了宇宙,甚至成了競技場內的鬥劍士。

而浩克在遙遠的異星成為鬥劍士的這個安排,很容易就會讓人聯想到浩克連載中著名的篇章--《Planet Hulk》,劇情主要是描寫浩克被放逐出地球,淪落到成為奴隸鬥劍士,然後率眾革命推翻獨裁政權成為新王的故事。

雖然今天網路資源發達,《Planet Hulk》也不乏介紹文,而在之後描寫浩克重返地球復仇的《浩克世界大戰》也時常為人津津樂道,但在那更之前的故事,筆者似乎很少看到有人提起,因此,筆者想藉電影上映的這個機會,來介紹一下,漫畫中,浩克離開地球的故事。

2017年11月8日 星期三

《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落難英雄的榮耀回歸

《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海報。
提到「諸神黃昏」(Ragnarok)一詞,每個人心中聯想到的景象可能大不相同:也許是神話裡響徹雲霄的號角、吞噬日月的巨狼與死人指甲製成的冥界戰船,也許是漫畫裡暗藏陰謀的沉眠輪迴,也許是媒體言之鑿鑿的某種虛構末世曆法,又或者是一款以它為名、代表著成長回憶的線上遊戲。[1]

相較於諸神黃昏在大眾文化裡持續累積的不同樣貌,這個詞彙的意義對Marvel Studios而言似乎就顯得單純許多:它是一切的終結,也是阿斯嘉(Asgard)的末日,其餘部份則是一張空白的答案紙,命題底下的空間全交給泰卡˙瓦提提(Taika Waititi)這位曾經執導過《吸血鬼家庭屍篇》(What We Do in the Shadows)與《神鬼嚎野人》(Hunt for the Wilderpeople)的紐西蘭鬼才自由發揮,於是在他的掌舵下,《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Thor: Ragnarok)就這樣成了一部樣貌豐富、與兩部前作既相同又不同的續集電影。它是盛大的北歐奇幻史詩,是落難英雄們的重返榮耀;是壯闊的神話故事,也是步調緊湊的科幻冒險;是王室的家庭糾葛與宮廷鬥爭,也是蠻荒世界的無秩序擂台格鬥;是迷幻的80年代電子樂與重磅節奏的經典搖滾,更是一段橫跨星際的公路之旅。

回顧本系列的幾部前作,肯尼斯˙布萊納(Kenneth Branagh)的《雷神索爾》(Thor)以其擅長的莎劇詮釋了驕傲王子的懺悔與復仇,索爾與洛基(Loki)之間的情感糾葛也為喬斯˙惠頓(Joss Whedon)的《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打下良好的基礎;艾倫˙泰勒(Alan Taylor)的《雷神索爾2:黑暗世界》(Thor: The Dark World)娛樂性高,特效與配樂皆有一流水準,但主角的成長曲線開始趨於平緩,導致作品本身的定位不夠突出,故事也瀰漫著某種過場性質。到了《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Avengers: Age of Ultron)時,索爾甚至被安排為一位與無限原石(Infinity Stones)設定掛勾、本質上有些功能性的角色,其個人旅程的下一站顯然亟需某種大破大立的革新。

與幾部前作相比,《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最顯著的區別在於喜劇濃度的大幅上升,並以此作為重新定調角色的解答。在大銀幕上,遊歷宇宙兩年的索爾變得更有人味、也更像個悠然自得的豪爽槍客;在銀幕之外,克里斯˙漢斯沃(Chris Hemsworth)的喜劇才華則與泰卡˙瓦提提的幽默感一拍即合。本片的索爾就像《妖魔大鬧唐人街》(Big Trouble in Little China)裡寇特˙羅素(Kurt Russell)飾演的傑克˙波頓(Jack Burton)一樣,雖然言行舉止令人發噱,但絕對是一位觀眾會想跟隨他全程參與冒險的可靠主角,而更重要的是,海拉(Hela)的到來也的確為索爾等人帶來嶄新的挑戰與重大的人生蛻變,終於讓本系列原本有些停滯的角色旅程再次活絡起來。

2017年10月31日 星期二

正義聯盟:現代奧林帕斯眾神






  自《超人:鋼鐵英雄》(Man of Steel)起,DCEU影迷們最大的樂趣之一,便是尋找分析查克史奈德(Zack Snyder)暗藏或明放在其作品中的神話及宗教意象。

打自漫畫起,超人身上就常可見耶穌的形象,但我們今天要談的主題與基督宗教無關。
圖片來自《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劇照。

  然而,查克史奈德當然不是第一個將超級英雄與神祉形象連結在一起的人,而正義聯盟與希臘眾神的形象連結,也是早有歷史。事實上大部分的超級英雄角色,因為創作者所受的文化影響,都或多或少有一些用上神話典故或概念的現象,不過將正義聯盟與奧林帕斯眾神形象緊密結合在一起的重要影響者,首推格蘭特莫里森(Grant Morrison)。

鬼才編劇格蘭特莫里森,要細講他的創作經歷、理念以及八卦的話一萬字也講不完,還是改天再說吧。

  出身蘇格蘭的莫里森是英美漫界著名的鬼才編劇,筆下經典無數,特別是在DC漫畫方面,許多舊系列都在他經手之後改頭換面,留下長遠的影響,其中最有名的例子便是他在1997年開始的正義聯盟連載《JLA》。

莫里森在1997起頭的《JLA》連載第一回封面。JLA為Justice League of America的縮寫。